妖精的尾巴

妖精的尾巴中文网 - 提供更新最快的妖精的尾巴漫画网站

妖精的尾巴 收藏中文网 设为首页

妖精的尾巴夏露同人文:王子流浪记(第二章)


来源:妖精的尾巴中文网 作者:hikari 发布时间:2018-02-07 发给朋友 - 本站网址:www.yaojingweiba.com

  妖精的尾巴夏露同人文:王子流浪记(第二章)

  妖精的尾巴夏露同人文:王子流浪记(第一章):http://www.yaojingweiba.com/meiwen/52807.shtml

  【第二章】

  『呐,纳兹殿下(大人)也能看见那些光芒吗?』

  『那是什么东西?』

  『人死后就会化为这样的光芒,那就是Lux。妈妈是这样告诉我的。』

  『听起来有些难懂啊,但是这样的东西,我不想看见,因为,那是死去吧?这种悲伤的东西,还是……呃……』

  『因为是悲伤的象征。我也不想看见那样的光芒。

  光会引导着我们,但也有迷茫的『光』找不到回去的路,所以必须要把它们带到该回去的地方,那是我的使命。』

  『我们……都会变成『光』吗?』

  『嗯,谁都会经历这些,变成『光』,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

  『………………那你呢?』

  『不会改变的唷。』

  『咦?』

  『因为我是Lux/Lucy,无论今后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改变。』

  随着脚步声急促的步伐,纳兹看见,那时个头尚还矮小的自己,身后紧紧地抓住一只不知是谁的右手,两个人就这样,穿过看似无尽的迷茫之森,踏着青绿的草坪,像是要逃跑着什么。

  他知道,那是十一岁的自己。

  没有回头,因为顾不上回头,他不知道身后的那个人会是什么表情,只是因为愈发的不安,抓住手的力度好像又重重加深。

  快点,快一点。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如此说着。

  想要逃跑,想要躲避着什么——因为恐惧,他不得不承认他也会害怕,但绝不是害怕那种外表狰狞的『小丑』,而是因为害怕身后的人随时会在自己的身边离开。

  他抓住那个人的手,拼尽全力逃跑,而身后的压迫感也随之接踵而来,他知道,那种压迫感会给他带来什么感觉——

  即为死亡的绝望。

  是什么?到底是什么?无法知晓内心的答案,纳兹看见漆黑的触手抓住了那个人,黑暗即将吞噬一切。

  不!!!

  纳兹再一次地睁开双眼,从而确定了这只是梦境的现实。

  「………………纳兹?」

  看见醒来的纳兹,哈比小声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啊,我没事,哈比。」

  纳兹向他露出爽朗的笑容,看起来丝毫没有受到梦境的影响。

  「掐在这种时间也能睡着,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

  格雷无奈的声音在外面想起,随之艾露莎的声音也接踵而至。

  「快要到了吧,坐马车果然需要一段时间。」

  「………………马、马车!?」

  听到这里纳兹脸色骤变,但还没做出太大的反应,就脸色青紫捂住嘴靠在车窗旁发出难受的声音。

  「对啊……这是……马车……啊……呕……」

  「喂咿喂咿。说要回来的是你啊。」

  「那……为什么……是……马车……唔噗!」

  随着马车的用力颠簸,纳兹好像变得更为虚弱,几近要晕倒。

  「这样的体质很特殊呢,一个人在获得强大可靠的力量时,就会有相应的代价吗……这可不能忽视啊,纳兹。」

  「………………那个…………不是,艾露莎,在意的重点找错了吧。」

  「难道不是这样?」

  「我倒觉得纳兹更像是单方面的晕车而已。」

  说到这里格雷扶住有些发疼的额头无奈说道。

  感觉这一辈子都要管制这个对交通工具过度敏感的少年,这样下去真的好吗。

  「对了,好久也没有看到碧丝卡他们了,艾露莎你也是要回菲奥雷去看他们吗?」

  「………………不是,碧丝卡和阿尔扎克已经回阿尔巴雷斯那边了。」

  「我们那边!?」

  虽然会感到有些惊讶,但仔细一想这件事情好像也是理所当然。

  「西大陆是他们出生在那里的故乡,就算他们已经打算定居在伊迦尔大陆的菲奥雷,果然还是会忘不了记忆中最开始的故乡吧。」

  「………………啊,是这样。」

  格雷不自然地挠着脖子,避开了艾露莎凝视而来的双眼。

  「马上要回去见大家了,就不必害羞了。」

  「我知道……好硬!」

  想要好好鼓舞格雷振作精神的艾露莎,突然把格雷往自己的怀里撞去——

  结果撞到盔甲上发出金属的声响。

  「疼……」

  「………………?」

  没有注意到格雷的痛苦呻吟,艾露莎从腰间拿出长方形的装置。

  ——或许应该叫它电话。

  虽是盛行使用魔法的时代,但偶尔依赖不需要魔力就能方便生活的道具也是不错的选择。

  「碧丝卡?」

  猜到会是来自故人的联络,艾露莎从容地把电话放到耳边,等待对方的回复。

  「啊啦,艾露莎,我已经知道你们的事情了,时间真是不凑巧,本来还想至少回这里好好招待一下你们的。」

  「那样的话以后不管什么时候都会有。」

  「看起来你们还有要处理的事情?」

  「啊,虽然那场战争已经结束了三个月,但不管怎么说,那样的说法还是令人无法说服。」

  「………………艾露莎,你还在找他吗?关于他的事情……」

  对方明显迟疑了一阵,才犹豫着要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关于杰拉……」

  「不,和他没有关系,就算再怎么在意,我也不是一直被这种情感迷惑的人啊。」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自己才经历那么多的迷茫,说出这样的话果然还是不想被看出来吧。

  说不在意,那是骗人的。

  明明在听到关于那个人的消息时,就会失去以往的冷静,情绪的波动也会更为明显。

  轻轻地叹息一声,格雷转过头去不再在意两人电话的内容。

  「说得真直接呢艾露莎,因为讨厌拐弯抹角就要放弃更多的机会吗?」

  「现在这样就好。对了,现在你和阿尔扎克进展得怎么样了?果然已经发展到了同居吗?」

  「艾、艾露莎!」

  忘了还有一点,虽然讨厌拐弯抹角,但艾露莎却比常人还要八卦呢。

  「我、我们……不是!我还没有……」

  电话那头的碧丝卡显得有些支支吾吾,就算没有见面格雷也能想象出碧丝卡害羞的表情。

  「所以我说,你应该去告白,虽然这样的事情应该都是男孩子要主动一点,也许阿尔扎克更喜欢你主动的一面,他比你还要害羞。」

  「一直以为……他是不是讨厌我……」

  「如果是讨厌,他不会和你一起回去。」

  「我知道………………真是,怎么会被艾露莎突然说教呢。」

  对方无奈地发出一声长叹,继续说道。

  「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和阿尔也会尽力帮上忙的,情报的调查这方面我还是很自信的。」

  「那麻烦你了,我想拜托你————」

  「………………果然还是无法相信吗?」

  待着艾露莎与碧丝卡谈话结束,格雷看着艾露莎如此问道。

  「不是不相信,只是………………你也察觉到了吧,那种违和感。」

  想起那时纳兹对他说的『好奇怪』格雷回头看向车内快要昏迷的纳兹。

  「呜啊啊啊啊……」

  看起来脸色很差。

  「啊,纳兹也注意到的话,也不能置之不管。」

  「所以说还是要回来一趟进行调查。」

  马车的行程进行到一半,突然就被迫停止。

  「什么?」

  艾露莎从马车跳下,看清了挡路的家伙——

  「普、普……」

  一只有着看起来尖利无比的鼻子的白色的………………

  「狗?」

  格雷这么说着,却又感觉不对。

  看起来也不像是猫,而且看起来也不会发出喵啊汪啊的声音。

  「是虫子吗?」

  艾露莎说着就把小家伙高举起来。

  「普~」

  那个小家伙颤抖着身子,对着艾露莎发出刚才的声音。

  好像只会说这一句。

  「虫子根本不会发出这种声音吧……」

  「那是鱼吗?看起来也很好吃啊……」

  从车内出来的哈比看着被高举上空的小家伙,流出了口水。

  「喂咿喂咿,根本不是啊。」

  「普!」

  小家伙突然挣开艾露莎的双手,就突然跑开。

  「等、等等!」

  小家伙跳到了马车里,看着尚还昏迷的纳兹,突然俯下头来以自己的鼻子往纳兹的一只脚上刺去——

  「呜哇!」

  醒目的疼痛神经传遍整个身体,纳兹腾地从马车里跳了起来。

  「痛!」

  额头也毫无防备地撞到了上角。

  「普……」

  小家伙继续颤抖着身体,又从马车里跳了出去。

  「喂、喂咿!!!」

  虽然不明白是怎么会事,但纳兹还是跟着那个小家伙从车窗跳了出来。

  「纳兹!?」

  「等我一下回来!」

  「喂咿!」

  视线中的樱发少年,就这样越跑越远,直至————

  消失。

  ———————————————

  ……………………

  好像,有点安静。

  就在他说出的那句『你是谁啊?』之后。

  果然,还是忘记了。

  果然不应该抱有任何期待的。

  但我不会抱怨。

  如果没有那要背负的东西,如果没有经历那些事情,我想我一定会对着眼前的少年大声吐槽。

  『吐槽』………………果然已经生疏了很多呢。

  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容我再乐观下去了。

  所以我才不会生气。

  只是啊……稍微有点失落。胸口有点微妙的刺痛,只是这样而已。

  「唔………………喔喔!我记起来了!你是……!!!」

  「诶?」

  纳兹如此说着,看向有些错愕的我。

  「你是『露义兹』对吧?」

  「………………是露•西•!」

  什么啊,就算记起来结果连名字都会记错。

  「………………差不多啦!」

  他朝我露出爽朗的笑容,像是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的样子。

  但就是无法生气起来。

  「果然还是这个样子,真是随性的王子殿下。」

  我故意强调了话中的『殿下』。

  「什么啊,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

  纳兹看起来明显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是是,知道你讨厌这样。」

  算是看到了想要看见的表情,我得逞地笑出声。

  自七年前的那一天的邂逅,那个夏天——

  我遇见了那个男孩。

  在我第一次离开那个所谓的家后,我只身一人来到了阿尔巴雷斯帝国。

  或许很难相信吧,那时才过完十一岁生日的自己会一个人来到西大陆,只是因为『想要再见到母亲』这样可笑的想法。

  因为母亲说『不要悲伤』。

  那是我所不能理解的话语。

  也许,试着走上母亲的道路,就可以明白了吧。

  我知道,这很任性。

  也许这种任性将改变我原本普通平淡的一生。

  所以要做好可能后悔的心理准备。

  当拖着和自己差不多大的随身行李箱时,炎热的酷暑让我萌生了一种后悔。

  应该在出发前做些功课的。

  外面未知的危险会是什么,我都无法预料。

  凶狠的恶龙,吃人的怪物……虽然母亲的故事总会出现这些东西,但我却把故事的真假混淆于现实之中。

  也许………………会有的吧?未知的危险可能无处不在,就像突然从天而降————

  「呜哇啊啊啊啊!!!」

  上面好像有什么声音。

  我抬起了头————

  「诶诶诶诶诶!?」

  从可以看见城堡的地方,我看见一个少年像流星般地朝着这里袭来——

  然后我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那个少年像是突然看见了我,对我露出我所不能理解的笑容。

  「快————」

  「闪开啊!!!」

  随着那声落地的巨响,我看见了以头落地的少年。

  好像有点糟糕,当然是针对他而言。

  我试探着朝他靠近。

  「………………你还好吧?」

  少年突然站了起来,在其他人诧异的目光中拍去身上的尘土。

  「疼、疼!艾露莎也太用力了吧!这样做当然会受伤的啊!」

  ………………不,如果是正常人或许早就死了。

  我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凌乱看起来没有梳理好的樱发,还有一直盘在脖子上不合时宜的围巾。

  看起来是个奇怪的家伙,但,我也不是一样吗?

  「这不是………………纳兹殿下吗?」

  一个人这样说道。

  「噫!」

  那个少年脸色煞白。

  「突然来这里………………」

  「糟、糟糕!」

  那个少年懊恼地挠着头泄气地如此说道,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他抓住了我的手————

  「总之快逃!」

  「为什么我也要逃啊!?」

  少年异于常人的速度让我跟上他的节奏也会显得吃力,我想要挣开他的手,却发现根本就是徒劳。

  「?因为你不是看起来很困恼的样子吗?」

  ………………只是这种原因…………

  「那也是被你卷进来的啊!」

  「这种事情就别在意了,总之全力逃跑吧!」

  「等、诶诶诶诶诶!?」

  顺势滑入的刀锋从我的耳旁擦过散发出冷冽的寒气,几把刀剑相继从我身边滑过空气插到了身后的设施。

  这才不叫『这种事情就别在意』!

  「纳兹,在事态还没有发生到最严重前,你还是给我停止这幼稚的做法。」

  一个绯发的少女从我们面前走出来,从她的左手边随着魔法阵的驱动召唤出了一把利剑。

  等、等等!?

  我顺势挣开了少年的手,往后退了几步。

  「给我适可而止!!!」

  「不要啊啊啊啊啊!」

  我闭上了眼睛。

  少年的惨叫声也此起彼伏地响起。

  然后我看见了倒下的少年和站着的绯发少女。

  「抱歉,这个家伙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

  绯发少女看见我如此说道。

  「没有这回事………………那个,他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因为他看起来像是做了什么令人生气的举动才会让她生气。

  「没有,只是他的想法还太稚嫩了。」

  绯发女子的双眼突然黯淡了下来。

  「如你所见,帝国的王子就是这样随性。」

  「………………诶?」

  我觉得自己一定是听漏了什么。

  「那个………………是不是幻听?」

  我在绯发少女面前强装笑颜如此问道。

  果然,是幻听对吧?

  那样的装束,是阿尔巴雷斯帝国的王子这件事…………

  「是的,虽然很难相信。」

  绯发少女的话语再一次地让我看清现实。

  「诶诶诶诶诶!?」

  ………………骗人的………………吧?

  「你不是帝国人?」

  绯发女子这才注意到这一点看向了我。

  「嗯,是伊修迦尔的菲奥雷王国的普通居民。」

  就算现在身处异国,我也不想说出自己是所谓的千金小姐这样的事情。

  「你一个人?」

  绯发少女看向我的眼神有些惊诧。

  如果说不奇怪,那才叫『奇怪』吧。因为很难相信,让一个才十一岁的女孩一个人来到帝国这里。

  虽然总要吃些苦头,但早以习以为常的我觉得这并不奇怪。

  「你好像很难相信。」

  「不,我相信,在人身上,总没有什么不可能。」

  绯发女子的话语听起来有些悲伤。

  虽然她没有在我面前表现出来,但我知道,她在掩饰着自己弱小的一面————

  以盔甲来保护自己,看起来比谁还要坚强实际上就连所谓的防御其实也只是不堪一击。

  比起我的自身,这个绯发少女看起来经历了比任何人还要黑暗的过去。

  虽然我不知道那会是怎样的黑暗。

  「………………你来这里………………?」

  其实某种意义上,这并不算是离家出走。

  因为从没有想过离开后要准备的生活,所谓的离家出走只是在父亲不知道的时候偷偷跑了出去只是这样而已。

  虽然还无法接受那样的家,但还是没有要彻底离开的决心。那里有太多和母亲曾经的回忆,才不是什么就可以舍弃的东西。

  我也并不讨厌父亲。

  「我是来这里找妈妈的朋友。」

  我这样回答了她。

  「是吗………………」

  「喂咿!艾露莎!」

  自绯发少女的身后,又有一位少年赶了上来。

  「………………已经抓到了啊………………你是…………?」

  少年说着就把目光转向了我这里。

  「啊啊,格雷,正好拜托你一件事,接下来的时间里,你和纳兹一起送她到她要去的地方吧。………………对了,你叫…………?」

  「我叫露西。」

  「嗯,所以就是这样格雷,突然给露西造成了困恼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做点什么补偿她,所以之后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喂咿喂咿等等啊!为什么还要和纳兹一起………………」

  那个少年有些困惑地看着我,又继续对绯发少女说道:

  「任务不是把纳兹带回去吗………………」

  「我会回去跟他们说清楚的。另外,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地下水道地图这件事,但我希望下不为例。」

  「呃……」

  那个叫格雷的少年像是突然被击中了软肋,就连回答也变得无精打采。

  「纳兹,记住了吗?如果想要『出去』,就要有更多的历练,不是所谓的『战斗』,你应该更要有『责任』这样的意识。」

  「………………啊………………什么………………啊?」

  突然从地上被拽起来的樱发少年睁开眼对上那双凌厉的凤眼模糊不清地开口道。

  看起来没有听进去。

  好像当作已经听到了一样,少女继续说道:

  「露西的事情就拜托你和格雷了。」

  「什么啊,突然拜托这样的事情………………噫!」

  虽然表现出了不愿,可是少女凌厉的眼神再次瞪向他时,少年老实地闭上了嘴巴。

  「拜托你了。」

  「是、是!」

  少女的眼神突然变得柔和,抚摸着少年的额头突然就往自己怀里撞去。

  「交给你这件事是因为相信你,纳兹。」

  「………………我知道了啊。」

  看见少年有些害羞的表情,我忍不住嘴角上扬。

  看起来就像可靠的姐姐和尚未成熟的弟弟一样。

  是………………『家人』一样的关系吧。

  ………………『家人』………………

  我已经…………是不可能了吧…………这样的直觉…………告诉我…………

  所以………………

  未知的你们啊,在将来要走的道路上如果陷入迷茫,绝对不要————忘记任何人。

  请一定要昂首挺胸地活下去。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祈祷了什么,但既然这样做的话,就一定有它的意义吧。

  但也许我应该祈祷「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都一定要平安无事」。

  因为————

  「所以说,为什么我要和你一起做这件事啊!」

  「那明明是艾露莎就擅自决定的!」

  「………………」

  两个少年在我两边只是因为刚才的困惑互相争执了起来。

  虽然随意窜测他人是很失礼的事情,但是他们看起来并没有投入过多的热情。

  我想是因为我。

  真是,明明和我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的。

  我一定要做点什么。比如…………甩开他们————果然不行吧!

  「那个………………」

  我有些尴尬地举起手插话道。

  「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的……」

  「不行!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在这里!」

  这个叫格雷的少年当即驳回了我的想法,这样认真的话语让我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是艾露莎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一定要完成!」

  那个樱发少年也继续说道,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的脸色又变得煞白。

  「要是没有做好的话,艾露莎她可是会………………啊啊不要啊啊啊!!!」

  我没有明白他在害怕什么。

  ………………那个叫艾露莎的女孩,是很可怕的存在吗?

  「总、总之,虽然也没有明白是什么,但是还是让我们送你去你要去的地方吧。」

  格雷轻咳两声继续对我说道。

  「………………看起来也好像不能拒绝………………」

  虽然有点同情他们,但我想快点去完成想要做的事情。

  「说起来,你不是帝国人?」

  格雷突然对我的事情产生兴趣。我想没有谁会不在意吧。

  「嗯,我来自菲奥雷那边。」

  「伊修迦尔那边?」

  格雷的双眼闪烁着光辉。

  「我和艾露莎也是在那里出生的。」

  「诶?为什么你们会…………」

  「经历了一些事情,就离开了那里。不过没想到你也是在那里出生的,这样就方便多了!」

  也许是因为故乡都是伊修迦尔那片阔大的土地,就会有更多的话题,格雷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吧。

  「什么啊,格雷你在说什么啊?」

  纳兹好奇地突然凑了过来。

  「喂咿喂咿,别打断我讲话啊!」

  两个人看上去完全不是有身份悬殊的样子。

  关于我对他们的了解,还是太少。只想着自己接下来的打算,到底要不要回去其实也没有下定决心。

  我也不再去在意两个人的吵架,继续向前走去。

  「等、等等!」

  两个人也紧跟上来,很快又陷入短暂的安静——马上被打断。

  「露义兹也是来自外面的地方吗?」

  「才不是『露义兹』啊!我叫露西!」

  关于我的名字,我从不觉得有什么晦涩难懂的意义,可是如果连发音都如此简单的名字也能被叫错成三个音,实在是太失礼了。

  「…………啊,差不多啦,露义兹也是来这旅游的吗?我可以带你去其他地方看看!」

  「都说不是旅游了啊……」

  虽然这是来自帝国王子的好心,但我觉得有必要让他弄清楚一件事。

  「我是来找人的唷,旅游什么的我才没有想过。」

  「找到了就要回去吗?」

  「应该………………是这样吧………………我也不知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

  「什么啊,这不是还没有答案吗?」

  纳兹笑着对我这样说道。

  「………………什、什么啊……突然说这样的话来……」

  我确信自己有些慌乱。

  真难理解啊,即使这种时候还要露出这样的表情,是该说他天生乐观还是反应迟钝呢?

  算了,这也不是我要知道的。

  「到了唷,纳兹殿下还有格雷,你们可以离开了,浪费你们的时间真是抱歉。」

  我走到一个不起眼却在记忆中难忘的房屋建筑门前,对他们摇摇手。

  「那么再见了。」

  应该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

  这种难受的想法一直在脑中挥之不去。

  我没有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应该说,我没有去听。我试着按下门铃后,我听见了有什么人从里面很快地走下来的声音。

  门打开了————

  「露西小姐!」

  「格拉美小姐!」

  打开木门的中年妇女来不及梳理她有些缭乱的浅绿散发,就这样在我叫出她的名字后被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对不起………………」

  她颤抖着嘴唇这样说道。

  「………………」

  我知道。

  所以我才不会去伤害任何人。

  我伸出了手————

  「没事的唷,格拉美小姐,妈妈的事情不是任何人的错。」

  我想试着去安慰她。

  格拉美小姐是母亲生前的挚友。

  在我还没离开那个家前,格拉美小姐是侍奉母亲的一个仆人。

  但母亲从来没有把格拉美小姐当作所谓的『仆人』,而是视她为挚友一样的存在。

  两个人曾在这里认识,也许就是因为那个时候母亲的到来给予格拉美小姐了温暖。

  回到帝国后,格拉美小姐好像没有工作,辞去的侍仆的工作也是因为母亲而存在的工作。

  我知道她在顾虑着什么。

  一生都想要用背负所谓的罪恶感来惩罚自己吗?………………明明她没有做错什么。

  明明是因为我的原因。

  ………………妈妈的死………………

  「才不是谁的错,我已经………………没事了唷,所以进去再说吧。」

  「啊………………好………………」

  格拉美拭去眼角的泪水,露出牵强的笑容。

  「进来吧,露西小姐。」

  这应该是我第二次来这里。

  曾经牵着母亲的手来到这陌生却又令人难忘的土地,曾经亲切的露出温柔笑容的格拉美小姐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

  ………………已经变了啊………………

  我摇摇头,和她一起走了进去。

  「妈妈。」

  从房间里探出了一个小头,少女慵懒地打着哈欠看着我。

  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

  「布兰迪许,这是露西小姐,不可以这么失礼。」

  格拉美招呼着那个少女出来,无奈地又抚摸着她的额头。

  「妈妈才是,又带陌生人来了。」

  布兰迪许抱着熊娃娃有些睡眼惺忪地说道。

  「………………你好。」

  我伸出手试着向她表示友好。

  「………………」

  布兰迪许把怀中的小熊抱得更紧,没有任何的回应,她直接地从我身边走过走上了二楼。

  「不好意思露西小姐,布兰她不是讨厌外人,只是她在别人面前不善表达,怕麻烦。我希望什么时候露西小姐可以和布兰成为朋友。」

  「嗯,一定会和布兰迪许成为朋友的!」

  因为我也想要去了解他人。

  对『朋友』这样的憧憬,我知道,这很任性。

  「………………露西小姐…………已经做好那样的觉悟了吗?」

  格拉美悲伤地转过头,似乎不敢正视着我的眼睛。

  「………………?」

  我也并没有明白她这样的举动。

  但是我知道她所说的『觉悟』。

  「我想与妈妈的距离更近。」

  我抬起头这样说道。

  「背负『使命』的话,就让我来背负吧,这样就像在守护妈妈一样。」

  ——是守护着一块名为『Anima Lux』的魔水晶这样的使命。

  母亲总是喜欢把自身的使命当作所谓的童话讲给我听,因为她希望这对我而言永远会是鲜有人信的『童话故事』,她希望这样的使命到她这里就会被终结。

  但这是不可能的啊。

  所以我还是走上了母亲的道路,决定背负着

  这样的使命。

  「………………蕾拉大人……不希望你背负着这样的东西…………」

  「我知道唷,但是,我是妈妈的女儿啊。」

  所以啊呐————

  「一定要试着去做吧?如果只能我一个人才能完成的话,请让我负起责任去接受吧。」

  虽然…………将来的路途上,会有一些崎岖………………

  「啊啊,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听起来也无法拒绝吧?」

  「是啊,就答应吧!」

  「你们!!!」

  在我刚说完这句话后,身后的那两个人也在不经意间突然出现。

  「啊,因为门没有关嘛,所以就打扰………………」

  格雷想要做出解释,可是欲要说出的话语还是咽了下去。

  大概是有些不好意思吧。

  「所~以~啊~就不客气地进来了,好像听到露西你们在说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纳兹毫无拘束地抱住头笑道,像是刚才根本没有发生什么一样。

  「………………就算是王子,擅闯民宅这种行为还是太失礼了唷!」

  「这有什么关系嘛~我们都是朋友嘛~」

  「………………绝对不是!」

  相识不足半天,才不是什么『朋友』吧?

  「………………啊。」

  格拉美小姐没有表现得过于惊讶,与此相反,对于纳兹的身份,她好像早该料到。

  我想是因为她曾经即是现在是这里的居民。

  「纳兹殿下吗………………如果不嫌弃的话就来这里随意光顾一下吧。」

  「等、…………!」

  我想试着反驳几句,可是格拉美小姐却抓住我的手,冲我露出淡淡的笑容。

  「没事的。」

  『因为这是常有的事,所以请不要放在心上。』从格拉美小姐的语气中,我听出的是这样的感觉来。

  常有的事情………………唉…………

  也没有办法了呢。

  「我知道了………………」

  也许是我太管闲事了。

  「那个,露西小姐,既然这样,一起去后院说吧,我也有东西要交给你……」

  「喔喔,那会是什么?」

  纳兹好奇地凑了过来。

  「喂咿,先是我们闯入这里就有点失礼啊还这样问…………」

  格雷赶紧戳了戳纳兹这样说道。

  「不必放在心上,这家伙我会好好看着的。」

  「什么啊格雷,听起来好像完全不信任我!」

  「有些时候还是无法让人信服吧。」

  「啊?」

  两个男孩又因为莫名其妙的一些事情,好像又争执了起来。

  不过只要是他们的事情,也不需要担心吧。这样的直觉告诉我。

  「不要偷听。」

  「我知道了。」

  和格拉美小姐走到后院,我才确定没有人放松了绷紧的神经。

  「露西小姐还是这么紧张呢。」

  格拉美露出了笑容,像是从我身上找到了什么有些怀念地笑道。

  「因为是很重要的事情吧。」

  未完待续......

妖精的尾巴夏露同人文:王子流浪记(第二章)》网址:/meiwen/52808.shtml

    《妖精的尾巴夏露同人文:王子流浪记(第二章)》评论

    妖精的尾巴中文网 www.yaojingweiba.com - 更新最快的妖精的尾巴网站。喜欢本站,就告诉你的朋友吧! 沪ICP备14030615号
    联系我们: